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建言

                        趙濤:對學術熱點的“冷思考”

                        時間:2022-01-12 來源:“學習強國”學習平臺 作者:趙濤

                        “觀水有術,必觀其瀾?!币荒暌欢鹊氖髮W術熱點評選活動,早已成為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界的一大盛事。在辭舊迎新之際,系統回顧與總結一年來國內學界重點關注的現實焦點問題、深層理論問題,對于我們整體把握學術動態、及時追蹤理論前沿、深切感受時代脈搏,具有無可置疑的重要意義。歷年評選出的十大學術熱點,則清晰記錄了中國學術成長的軌跡,成為引領學術發展的風向標與指示器。

                        新近發布的“2021年度中國十大學術熱點”,既有關乎頂層設計的具有重大政治意義、實踐意義和世界意義的理論課題,有關乎打造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哲學社會科學話語體系的學科建設問題,也有關乎國計民生、百姓期盼的社會現實問題的研究。從林林總總的學術選題中擷大取精、鉤玄提要,最終評選出的十大學術熱點,的確反映了時代所需、人民之呼。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闭軐W社會科學工作者從事學術研究,固然可以出于個人興趣愛好,但自身的理論旨趣和學術祈向是否呼應了實踐需要,是否滿足了歷史訴求,能不能與時俱進地為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哲學思考與智慧支持,理應成為當代學人首先考慮的大問題、真問題。這就要求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關注學術熱點、跟蹤學術熱點。與此同時,由于學術熱點起到風向標與指示器的作用,如何正確地看待學術熱點,如何更好地發揮學術熱點的作用,避免出現看到熱點選題就一哄而上、盲目跟風的非理性狀況,也是學界需要格外關注的。

                        事實上,搞文化、做學術,是細火慢熬的事業,需要熱,但不能太熱。越是對學術熱點的研究,越需要尊重學術研究內在規律,越需要熱點恒做、熱點深做、熱點冷做,守正篤實、馳而不息、久久為功。

                        熱點恒做,首先是因為不少學術熱點具有一定的時效性,但對學術研究的熱情不應隨著時效性的消減而退潮。例如,2021年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是中華民族以史為鑒、開創未來至關重要的年份,國內學界高度重視,不少學術期刊都將總結與回顧建黨百年來的發展歷程及基本經驗作為選題的重點方向,紛紛開設“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專欄,集中刊發了大量高水準的研究成果。進入2022年,這樣的研究依然需要持續,而且亟待進一步加強。畢竟,同黨領導億萬人民進行的百年奮斗、創造的無比豐贍無比寶貴的歷史經驗相比,我們目前的研究還遠遠不夠。如果學者只是因為看到某些期刊不再開設相關欄目便不再關注這方面研究,就不能拿出與厚重歷史相稱的研究成果,那就不僅是對歷史的不尊重,更是對億萬人民艱難困苦、玉汝于成所積累的寶貴經驗的輕忽。當然,熱點恒做,還因為每一個學術熱點都蘊蓄著巨大的理論含量,其所提出的現實問題,不少尚處于剛剛展開的狀態,例如“新型舉國體制下重大科技創新管理研究”“數字時代勞動的哲學審視”等,都需要心無旁騖、持之以恒進行長期穩定的跟蹤研究。

                        熱點深做,是因為不少學術熱點同時也是社會熱點,為大眾所普遍關注,人人都會有看法,研究的學者也很多,但要想推出有原創性的成果,則非深做不可。例如,近些年學界所關注的熱點之一“公平與正義”問題,與每個人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前人和今人的研究成果可謂汗牛充棟。這樣豐碩的研究成果一方面為后續研究積累了資料,創造了條件;同時也抬高了門檻,設立了屏障。后人若想超越前賢的研究,說點前人沒有說過的話,給出前人未曾設想的思路,都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學術熱點好談,但想談出新意,則難乎其難。因此,研究學術熱點,需要有“一生只做一件事”的精神,要做就把它做深做透。如果缺乏長期訓練與持續積累,總是從頭開始,就很難形成有特色的理論成果,也很難推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學術著作?!皩W術之美,美在精致?!弊鰧W術研究最忌諱一哄而上,而應尊重學術規律,嚴守學術規范,切忌把富礦濫采成貧礦。

                        熱點冷做,主要是因為學術熱點研究者眾多,競爭相對更加激烈,更容易導致焦慮與浮躁,學術熱點提出的問題本身是熱的,但研究者需要格外冷靜,在從事學術熱點的研究中要堅持實事求是,甚至要對客觀事實本身保持一種“冷峻”的態度與眼光,既入乎其內,又出乎其外。古人說,“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奇文共欣賞,疑義相與析”,錢鐘書說,“大抵學問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養之事”,講的都是學術研究需要在安靜、反思的環境中進行。特別是,原創性研究往往淵兮湛兮,精微而稚嫩,如果“愛之太殷,憂之太勤”,就像種樹一樣,不斷地扒拉,反復地折騰,反倒有可能導致柳宗元在《種樹郭橐駝傳》中所描述的“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仇之”。因此,對學術熱點進行原創性研究,要有足夠的耐心,既抬頭看天,及時關注學界動態,又埋頭種地,只問耕耘,少問收獲。要相信“煉心伏氣,道在其中”,經過長期的學術積累與不懈的上下求索,真正做到“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就一定能夠創造出有著生動時代氣韻、豐厚理論背景的原創學術。

                        (作者系江蘇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江蘇省社會科學院基地特約研究員,《江海學刊》雜志社社長、主編)

                        (編輯:內容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