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建言

                        歐陽康:“雙碳”目標、綠色發展與國家治理

                        時間:2022-05-3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歐陽康

                        站在綠色文明道義的高度,如何引領未來的氣候治理,中國在這方面應該作出探索和貢獻,尤其是把中國自己的事情做好,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這個事不急不行,太急也不能,但是一定要積極、慎重地來推進,我覺得關鍵還是要找好路徑。

                        一、要充分認識以“雙碳”目標為引領的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對我們看待“雙碳”目標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從“四個自信”的角度進行解讀闡發。從道路自信來看,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將是整個人類文明未來現代化發展的重要方面。從理論自信來看,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構成了當代人類文明建設中極具超前性的思想,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從制度自信來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的生態文明建設傳承悠久,并提升為國家戰略和國家制度。從文化自信來看,無論是中華文化還是馬克思主義向來都很重視生態文明、人與自然和諧,當今中國更好地推進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構建了一種全新的人類文明新形態。

                        二、要深刻認識“雙碳”目標對中國未來發展所提供的機遇和挑戰

                        一個前提性的問題就是碳達峰和碳中和。到某一時期或者到2030年中國的碳達峰達到一個最高的限額以后,后30年我們承諾要通過其他的各種途徑,包括綠色發展實現零排放,這件事情對于人類文明來說其實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在工業文明的背景下所產生的全新現象,實際上是對人類文明的巨大的自我約束和挑戰。為什么要碳達峰呢?二氧化碳的排放與溫室效應有多大的聯系、與氣候變化有多大的聯系?主流的科學家認為有一定影響的,原來我們講地球之所以有人類,是因為地球生命圈適合。新冠疫情造成全球的產業鏈中斷,地球的環境反而發生了比較好的變化,這樣反映出人類活動對地球是有影響的。有一些專家明確算出了碳排放的數量和地球升溫的速度或者程度之間是有內在相關性的??梢钥紤]從這個角度約束人類和自我的行為。

                        中國的碳排放峰值到底是多少?道路還有多遠?也許我們的發展因為碳排放而受到某種約束,我看到一個目標值說到2030年我們的目標是120億噸,如果真正實現這樣的話,等于我們未來的空間剩下了10億噸。這是什么概念呢?我們快速發展的節奏恐怕就會多少有所遏制,這一點現在看來真不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

                        關于碳排放與我們GDP的關系。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我們GDP的每一個百分點增長所消耗的資源能源和環境都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倍,這其實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關于碳排放與經濟發展的關系。我們通常認為碳達峰就是達到國家有限人口范圍內最高的水平,如果不是改變了能源結構或者排放的數量,就意味著它是經濟發展的峰值,這個峰值在中國會達到什么樣的程度呢?這個實際上聯系到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未來我們經濟發展的空間還有多大?除非我們改變能源結構,讓包括像清潔能源占到更多的比例。

                        關于碳達峰與人口增長的關系。我們總是講碳排放的總量,而不去講人均GDP的碳排放,這個問題值得深思。我們的人口體量和結構跟不少國家都不同,我們現在的人口已經是14億多,印度13.7億,這樣一種人口的增長情況,必須考慮到人均GDP的碳排放。2013年日本碳達峰的時候人均GDP是4.09萬美元,我們前年是1.2萬美元,兩者的差距還是非常大的,我們在某種意義上是在很低的人均GDP情況下開始了碳達峰,所以這個差距構成了對中國的巨大挑戰。

                        關于碳達峰與城市化率的關系。如果沒有中國的迅速城市化,中國的現代化恐怕很難實現。2019年我們的城市化率是60%,而發達國家是80%甚至更高,巴西盡管是發展中國家,其城市化率在碳達峰的時候已經達到了85.8%,所以城市化率必須繼續增長。

                        從產業結構來看,碳排放主要是在第一、第二產業里面,尤其是第二產業,而服務業的比例與碳排放關系密切。美國在2007年碳達峰,它的服務業已經達到了73.9%,巴西達到了61.3%,日本是71.6%,而我們現在才53.9%,這個問題也是一個極為復雜的問題,我們不僅僅低于發達國家,也低于很多已經實現碳達峰的發展中國家,而且我們現在的工業增加值仍然非常之高,在這種背景下我們的產業結構如何調整?能源結構里面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化石能源與新能源的關系,現在全世界其他國家即便是化石能源也主要是天然氣和石油,而中國現在煤炭占比非常高,2000年是14.7億噸,而2019年增加到了48.7億噸,增幅是兩倍多,這個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所以在未來應該怎么樣來看呢?從世界范圍來比較,煤炭在能源中的占比,英國1991年32%,德國1991年是41%,美國2007年的時候是26%,日本更低一些,巴西也更低了,所以這樣看清潔能源的建設極為重要。從碳排放的部門結構來看,電力部門仍然是碳排放占比最大的。我多次去湖北電網做宣講,也在不斷地學習調研,了解到電力部門大概占比40%多,交通運輸占20%,工業一般的碳排放占10%多,所以對于一般的單位來看部門結構的調整仍然具有極大的影響?,F在碳達峰方面一些世界發達國家已經走在了我們前面,包括英國、美國、日本等等。

                        三、關于以“雙碳”目標驅動綠色發展、推動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問題

                        我們做了中國綠色GDP績效評估報告,報告的核心就是要監測我們GDP的綠色程度,其中就是要把資源能源消耗和環境方面帶來的負面因素剔除并加以運算,而且要算出綠色GDP的發展指數。我們依托于中國綠色GDP績效評估來談“雙碳”和中國的發展戰略問題。

                        現在顛覆性提出傳統能源的清潔化改造的問題。顛覆性技術實際上是未來真正綠色發展的關鍵,比如說關于中國的核太陽能,我記得我們光電國家實驗室一個重要的技術就是太陽能的轉化,現在中國的太陽能技術已經成為了世界之最,但是它的存儲和遠程傳輸的問題需要系統性解決,也希望這方面的研究可以有更多的技術進步。關于系統性變革的問題,現在看來清潔能源的使用是要求我們有新的生產生活和交往方式,包括公共出行、社會生產和生活的綠色化轉型,而根本的其實還是對于人與自然關系的深度認知。

                        (作者系華中科技大學原黨委副書記、國家治理研究院院長。根據作者在第九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高峰論壇——“‘雙碳’目標與國家治理現代化”研討會上的發言整理)

                        (編輯:內容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