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建言

                        胡綿:深度反思人與技術的關系

                        時間:2022-08-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胡綿

                        技術在人類社會的發展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恩格斯指出,工具的使用是人從動物界中分化出來的決定性因素之一,而技術的發展就始于工具的使用。技術逐漸成為人們認識世界與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同時也帶來了對人的塑造。在這一過程中,人與技術的關系也從人們基于技術規則掌握、運用技術,發展為人們的生活世界被技術所規訓。

                        技術規則是人通往技術的橋梁

                          技術的發展,是人們從發現自然規律到不斷創造技術規則的過程。技術規則是與技術相關聯的一套行動規定,規范著人們的技術行為,包括對技術的發明創造與使用。自然規律蘊含著向技術規則轉化的可能性,但在現實生活中,這種轉化并不是隨意和無條件的。自然規律向技術規則的轉化,揭示出技術規則的兩個基本特征。一是主體性,自然規律啟示著人應該如何行動,因而技術規則是對作為主體的人的技術行為的規范。二是目的性,技術規則作為對行動的規范,而行動必然與目的聯系在一起。在這一意義上,技術規則是對如何實現人們一定的技術目標的條件規定。技術規則是合規律性與合目的性的統一。

                          此外,技術規則向技術的轉化也是有條件的。即使有了技術規則,我們也不一定能夠發明出相應的技術。事實上,技術規則不僅是對技術行為的規范,也對技術行為中的物質性因素有所規范。技術規則應包括物質性規則和操作性規則。其中,物質性規則涉及對物質對象的選擇、控制等,離不開自然規律的指導。因此,自然規律向技術規則的轉化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貫穿于技術的發展中。技術的發展是自然規律與技術規則的轉化與結合。自然規律揭示了人對世界的認識,人要認識世界的本來面貌,體現了“物的尺度”;技術規則指導了人對世界的改造,這種改造要滿足人的生活需要,體現了“人的尺度”。技術的發展是“物的尺度”與“人的尺度”的統一。

                        從技術規則到技術規訓

                          在早期技術還不夠完善時,一項技術往往可以實現多種功能,即使不懂得技術規則,不知道如何操作技術,人們也能夠利用技術。技術對人的規范,體現為技術功能的制約,也體現為一種規訓。它們都源于技術規則。技術規則是人制定的,其規范對象也是人。因此,在技術規則之下形成了一個規范鏈:人—技術—人。即人規范技術,技術反過來又規范人。

                          在“人—技術”中,人作為主體,人對技術的規范表現為兩個方面。一是人發明技術。這是人對技術的創造。同時,人也將自己的目的意向性置于技術的發明創造之中,賦予了技術意向指向性。二是人使用技術。人對技術的使用,實際上是人基于自己的目的意向性對技術的“擺置”。此時,人的目的意向性與技術的目的意向性可以相同,也可以不同。無論是人發明技術還是使用技術,歸根結底都是作為主體的人對作為客體的技術的實踐操作,都是以人的目的為根本導向。人占據主導地位,技術的發展要以不斷滿足人的需要為前提。而在“技術—人”中,技術對人的規范體現在人要符合技術規則才能夠實現自己的技術目的。比如,當操作一個機器時,我們必須按照說明書或技術手冊上的操作指南,才能夠操作該機器實現自己的目的?,F代技術越復雜,相應的技術規則往往就會越復雜,也就越凸顯出技術對人的控制。這種控制可以理解為??乱饬x上的“規訓”。

                          在??驴磥?,規訓是一種“規范化訓練”,這種規范化訓練通過技術來實現。??鹿P下的技術主要是指規訓技術,是“權力干預、訓練和監視肉體的技術”。因此,??碌囊幱枌嶋H上是一種權力規訓,技術是權力規訓的載體或工具。技術規訓是技術通過規范化手段對對象予以干預、訓練或控制。所謂規范化手段,實際上就是一系列技術規則。技術規則是技術規訓的前提,技術規訓則是技術規則進一步發展的結果。無論是技術的發明創造,還是技術的使用,都需要遵循一定的技術規則。技術的發展伴隨著技術規則向技術規訓轉化。我們不能僅從權力關系的視角看待規訓,還要從技術與技術規則的發展角度來進行審視。

                          規則與規訓的不同,在于規訓有意向指向對象,即規訓始終是對某一對象(主要是人)的規訓;兩者的聯系,在于對某一對象的規訓依賴于一定的規則,規則蘊含著規訓的可能性。在技術規訓中,技術規則以一種“強制力”的方式施加于對象,對象不得不依照規則行事,這也是??聦⒓夹g與權力結合起來的原因。規訓實際上是權力與知識相結合的產物。技術規訓說到底也是一種權力規訓、知識規訓。

                        技術規訓:技術對人的規范和塑造

                          波茲曼(Neil Postman)在《技術壟斷:文明向技術投降》一書中將文明分為三類,即工具運用文明、技術統治文明和技術壟斷文明。在第一類文明中,技術主要是作為中介工具,人通過技術規則來認識世界、改造世界,從而創造了世界文明。在后兩類文明中,技術從工具地位走向了一種統治地位甚至是壟斷地位,成為一種控制力量。實際上,在這三類文明中都存在著技術規訓。但在第一類文明中,技術規訓的力量隱而不顯;而在后兩類文明中,技術作為一種異己的力量通過技術規訓直接凸顯出來。

                          現代社會是一個技術社會,人們生活于技術之中,所謂的“生活世界”實際上已成為技術化的世界。技術化的世界充斥著技術對人、對世界本身,甚至是對人類文明的塑造和規范?,F代社會是技術規訓化的社會,現代人也是技術規訓的產物。一旦人們接受要按照一定的技術規則來使用技術,則必然會產生技術規訓。甚至在某些時候,技術規訓是無形的。無論是現代社會的種種制度、體制、機制,還是人們為了滿足生活需要的各種實踐,甚至包括認識世界的實驗、實踐等,從某種意義上說都有技術規訓的縮影。

                          那么,技術規訓究竟是好是壞?一方面,技術規訓使得人能夠利用種種技術來實現自己的目的,體現出主體的合目的性。另一方面,技術規訓使得人的主體性地位不再突出。技術不再是人“擺置”的對象,反而人成為技術的“擺置”對象,技術與人的關系出現了顛倒。但與此同時,規訓要求人按照技術規則行事,這是一種合規律性的體現。與技術規則一樣,技術規訓同樣是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的統一,但由于技術規訓往往表現為一種強制力的形式,這就使得它喪失了這種統一性,而僅僅表現為權力控制。

                          技術規訓盡管是技術對人的規范和塑造,但在這種條件下,人的主體性并沒有完全喪失。技術規訓從技術規則而來,本質上是中立的,沒有好壞之分。人創造并應用技術規則來認識和改造世界,此時是以“人的尺度”作為根本;而在技術規訓中,人要符合技術的尺度,即以“物的尺度”來規范人的行為。技術規則向技術規訓的轉化,看似是“人的尺度”向“物的尺度”的轉化,實則是兩種尺度的統一。技術規則本身就是“物的尺度”的體現,只不過在人創造和使用技術規則時“物的尺度”被隱藏;而身處技術規訓中的人,要通過技術規訓來實現某種目的,“人的尺度”也是隱于其中的。因此,要在兩種尺度相統一的基礎上理解技術規訓。

                          由于技術規訓帶有強制性,且容易與權力相結合形成某種權力規訓,所以要盡可能減少技術規訓,或盡量使得技術規訓向技術規則轉化。要不斷改善人與技術之間打交道的方式,從技術要求規范我們做什么,轉向我們想要什么而要遵循某一技術規則。

                          技術規則與技術規訓,是人的技術化生存所必需的條件與必然的產物。兩者共同作用于人與技術打交道的過程中,只不過技術規則強調的是人如何利用技術,而技術規訓強調的是技術如何規訓和塑造人。兩者凸顯了人與技術關系的不同側面,也凸顯了人與技術的緊密聯系,在人類文明形成中都發揮著重要作用。我們不能把兩者決然對立,相反,還要進一步探究兩者如何朝向有利于社會發展的方向相互轉化,以期實現人、技術以及社會的共同發展。

                         ?。ㄗ髡邌挝唬喝A南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編輯: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