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建言

                        聶佃忠:理性看待產業園區“泡沫”

                        時間:2022-08-11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聶佃忠 孫即才

                        近年來,我國產業園區快速發展,已經成為推動我國工業化、城鎮化發展和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平臺。產業園區是指由政府或企業為實現產業發展目標而創立的特殊區位環境,是區域經濟發展、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的重要空間聚集形式,擔負著聚集創新資源、培育新興產業、推動城市化建設等一系列重要使命,對促進體制改革、改善投資環境、引導產業集聚、推動高質量發展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當前,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結構性、體制性、周期性問題相互交織。在此背景下,產業園區在發展中也面臨諸多共性問題和個性問題,特別是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日趨凸顯。比如,在一些地方園區由于產業迭代速度過快導致園區的“產業塌陷”,導致園區空心化而失去活力出現“泡沫”現象。

                        目前,我國園區經濟發展日趨完善、日漸成熟,現已形成了產業園區發展的特有運營模式,在區域經濟快速發展中發揮著“火車頭”“增長極”“風向標”作用。當前,我國各類產業園區發展態勢良好。以國家級經濟開發區為例,即便是遭受疫情沖擊的2021年,全國230家國家級經濟開發區生產總值13.7萬億元,同比增長15.4%,增幅高于同期全國平均水平7.3個百分點,占同期全國GDP比重不降反增,高達11.9%。再以國家級高新區為例,2021年全國169家國家級高新區生產總值達到15.3萬億元,同比增長12.8%,占2021年全國GDP的13.4%;利潤總額4.2萬億元,同比增長17%左右;出口總額5.1萬億元,同比增長13.3%。此外,高新技術產品出口總額占全國高新技術產品出口比重為50.4%,技術服務出口總額占全國服務出口比重為15.1%。因此,國內產業園區發展的基本面是好的。盡管在新冠肺炎疫情和“逆全球化”等沖擊下,產業園區面臨前所未有的新挑戰,但總體上看是產業園區在發展過程中產生的“正?!眴栴},具體表現為中西部產業園區快速推進與創新發展的問題,以及東部地區產業園區轉型升級發展的問題。
                          從全國的情況來看,尤其是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產業園區發展中出現的共性問題。一是規劃布局不優。園區規劃布局缺乏“一盤棋”思想,普遍存在區域比較優勢不明顯、主導產業不突出、特色不鮮明等問題;一些園區規劃缺乏前瞻性、指導性,存在一定的行政意志和以商定規現象,造成了同質化競爭、無序競爭、惡性競爭現象。二是創新動力不強。園區(尤其是中西部地區)普遍存在著整體建設水平不高、科技創新綜合能力不足、人才引進和培養滯后、科技成果轉化能力弱、科技創新平臺缺乏、科技創新和管理水平有待提升等諸多問題。三是體制機制不活。當前園區管委會都是由政府抽調人員進行管理,受體制編制限制,管理人員數量相對較少,管理能力和水平不高,市場化運作機制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四是融資渠道不多。企業直接融資渠道狹窄,投融資體系還不健全,社會資本參與產業投資的積極性不高,尚未形成一套多元化投融資體系;入駐企業多數規模小、盈利少、資產質量差,擔保能力和中短期還款承擔能力差。五是專業人才不足。主要體現在技術創新人才相對匱乏,缺乏創新人才聚集應有的平臺和渠道,特別是缺乏創新型技術人才、實用型技能人才和管理型實用人才,嚴重影響了園區科技創新活力和可持續發展。
                          為此,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應進一步完善開發區軟硬件環境,加強開發區承接產業轉移的能力建設,增強產業發展動力。一是完善規劃布局。按照“一區一主導產業”原則,打造具有區域性品牌優勢、特色鮮明、一主多元、錯位發展、帶動性強的現代產業園區和現代產業集群。產業強區以“補鏈”“延鏈”“強鏈”為主,注重規模效應和集聚效應,產業弱區則以從無到有“建鏈”為主,逐漸形成“專、精、特、新”特色產業鏈。二是健全體制機制。從園區發展實際出發,按照有為政府和有效市場的理念,在經營服務上挖潛和發揮市場的功能,建立“決策機構一元化、管理機構行政化、服務機構企業化”的扁平式直線職能型管委會組織結構。三是拓寬融資渠道。除了財政資金、銀行貸款、企業上市,積極探索和推行多元化投融資方式。四是激發創新動力。大力支持推進國家創新驅動可持續發展戰略與各地產業園區發展戰略進行深度融合,構建現代產業科技創新保障體系,建立和完善園區科技成果轉化保障體系。五是集聚專業人才。始終堅持將產業領域高端科技人才的引進與本土現代化人才培養工作并重,聚集一批從事現代產業科技服務領域的戰略性高端科技人才、科技創新領軍人才、青年高端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到基地和示范區開展服務和創業;鼓勵園區吸引和匯聚國家科研機構、高等學校、重點企業和社會的力量,建立一批專業化人才和培訓基地。
                          從東部地區來看,產業園區暴露出注重優惠政策、側重加工型高新區、強調引進大型公司、單純土地運營、園區功能過于單一等一系列問題,園區需在發展產業集群、研發型高新區、科技型中小企業集群、現代化綜合功能區等方面轉型升級。為此,需從以下三個方面轉型升級,增強開發區發展的內生動力,培育有全球影響力的制造研發基地,提高我國產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一是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融合,推動產業園區集約化轉型升級。二是新工業革命技術與智能制造應用,推動產業園區智慧化轉型升級。三是體制機制創新與融資改革,推動產業園區高效化、平臺化轉型升級。在經歷了前三個階段的發展之后,國家對產業園區開發的重心將向提質增效、轉型升級、功能完善、綠色發展方向轉變,控制園區數量的同時鼓勵不同地區產業園區探索轉型升級的路徑和模式,推進產業園區形成各具特色的先進智能體系。

                        (編輯: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