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研究

                        劉迪:中國智庫對外發聲能力:評估與建議

                        時間:2022-06-23 來源:《智庫理論與實踐》2022年02期 作者:劉迪 詹叢叢 徐黎


                        中國智庫對外發聲能力:評估與建議

                        ■ 劉迪 詹叢叢 徐黎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 北京 100872

                        摘 要:[目的/意義]當前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中國不斷增強的綜合實力與中國在國際對外發聲能力的不匹配程度逐漸顯現。探索如何克服中國智庫在對外發聲能力建設上的不足,以及如何提高這項能力,成為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一項責無旁貸的任務。[方法/過程]本文參考國內外多家智庫對外發聲現狀,整合并采用多家智庫發布的相關評價標準,以評估結果綜合分析樣本智庫對外發聲能力的現存問題,并提出改進建議。[結果/結論]只有強化意識觀念、人才機制、合作方式和數字治理四個方面的能力,才能更好地對外發聲,講好中國故事,爭取國際話語權。

                        關鍵詞:對外發聲 中國智庫 智庫建設 智庫數字化


                        1 引言

                        2021年5月3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十九屆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習時強調:“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是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重要任務。[1]”而2021年正值“十四五”規劃開局之年,這一重要講話再次肯定了對外“講好中國故事”在實現中國民族偉大復興中的戰略地位?!鞍倌曜兙帧敝?,中國不斷增強的綜合實力與中國在國際輿論場上被動局面的矛盾日益凸顯。在國際輿論場上,長期占據上風的美國、英國等發達國家變本加厲地利用國際輿論對中國進行妖魔化和抹黑,使中國“軟實力”備受摧折。

                        西方智庫長久以來一直重視對外話語體系構建,積極地通過國際交流合作來謀求國際影響力與國際話語權。中外輿論交鋒漸趨白熱化,對外爭奪輿論陣地已迫在眉睫,而中國智庫匯聚了一批中國各領域的一流智腦,天然具備對外“講好中國故事”的優勢,因此,其不僅應承擔“伐謀”責任,也應廣泛介入全球事務中,形成智庫的全球組織力和話語塑造力[2]。對外發聲、講好中國故事,成為中國智庫一項責無旁貸的任務。

                        2 中國智庫對外發聲的能力指標——26家智庫對比分析

                        2.1 指標說明

                        由于學界尚無對“對外發聲能力”的明確界定,因而在“對外發聲能力”的評估方面,大部分學術研究主要使用“國際影響力”或“國際化建設”概念。例如,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的《中國智庫報告(2020—2021)》在評估“國際影響力”時,重點以國際合作和國際傳播為兩大指標進行評估,從外籍專家數、國外機構建設、國際曝光量(如境外主流媒體、智庫、搜索引擎對中國智庫成果的呈現)等維度評價中國智庫的國際影響力。而在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的《中國智庫AMI 綜合評價研究報告》中,與“對外發聲能力”有關的指標包括智庫的國際化建設情況、運用國外媒體情況(包括運用國外媒體發表政策性觀點、回應重大事件的情況)以及多語種應用情況(包括在對外發布研究成果、主辦外文期刊、建設官方網站時是否使用多語種、使用哪些多語種)??v觀國內外智庫對“對外發聲能力”評估指標的確立,大部分將國際傳播力、國際議題研究力及國際合作影響力等維度作為彼此獨立的平行領域進行評估,未將這些領域統合為有遞進邏輯順序的有機整體進行統一分析。本文重點評估樣本智庫在國際傳播活躍度、國際議題參與度以及國際合作影響力這三個領域的各自表現。其中,國際傳播活躍度包括英文社交平臺數量以及英文官網更新情況;國際議題參與度包括是否開展國際議題研究;國際合作影響力包括聘請的外籍專家人數占比、與國際智庫合作項目等(見表1)。本文以評估結果綜合分析樣本智庫對外發聲的機制及能力上的表現,在此基礎上探討現存問題,并提出一定的建議。

                        表1 能力指標說明
                        Table 1 Description of capacity indicators

                        43a7d933c895d143f85f9e11b37805085aaf076d.png

                        2.2 對比分析

                        根據國家公布的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單位名單及國際平臺上較為活躍的中國智庫情況,本文選取26家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進行國際傳播活躍度、國際議題參與度與國際合作影響力的對比性分析。這26家分別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科學院、中央編譯局、軍事科學院、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全球戰略智庫、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上海社會科學院、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復旦發展研究院、清華大學當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北京大學國際戰略研究院、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察哈爾學會、全球化智庫、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綜合開發研究院。

                        由于Twitter和Facebook是國外主流的社交媒體平臺,因此,本文選取這兩家具有代表性的社交平臺,通過對26家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是否已開設英文官網、Twitter以及Facebook進行統計,如圖1 所示。其中,有6家智庫未開設英文官網,20家智庫已經開設英文官網,這說明中國智庫具有基本的國際傳播意識。然而,從Twitter以及Facebook賬號開設的情況來看,僅有5家智庫開設了Twitter賬號,4家智庫開設了Facebook賬號,同時開設Twitter賬號與Facebook賬號只有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全球化智庫、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這說明目前中國智庫的國際傳播手段十分有限,并沒有真正地站在全球層面上思考與互動,以及構筑國際化、立體式的傳播平臺。

                        d009b3de9c82d1583f2d0af748829ed2bd3e4258.png

                        圖1 英文社交平臺矩陣圖
                        Figure 1 English social media matrix

                        從表2可以看出,盡管大部分中國智庫英文官網與其中文官網相比有差異化體現,但中國智庫的英文官網幾乎均未做到每日更新。

                        表2中國智庫英文官網更新情況
                        Table 2 Updated situation on the English website of Chinese think tanks

                        9d82d158ccbf6c81cf4209dc78b6363f33fa401b.png

                        注:查詢時間為2021年11月10日。

                        根據圖2和圖3可知,通過使用同一工具估算國際排名前8名的智庫與中國智庫英文官網上的三個月平均頁面估算瀏覽量(Page View)并進行對比后發現:國際一流智庫瀏覽量基本介于10000~100000之間,且瀏覽量較為穩定;而中國智庫英文官網的瀏覽量基本上由于瀏覽量過低或數據不穩定而無法進行預估,或由于英文官網直接使用其所屬上級機構的子域名,導致評估過程中瀏覽量直接與其所屬上級機構的官網瀏覽量合并,進而無法對英文官網瀏覽量進行甄別和判斷。盡管頁面瀏覽量數據是通過第三方工具進行的估算,對反映真實數據僅起到參考價值,但是鑒于國際智庫數據與中國智庫英文官網數據使用了同樣的測算指標進行測算,因此,這也能從側面說明中國智庫英文官網瀏覽量與國際一流智庫官網瀏覽量之間的差距較為懸殊。

                        adaf2edda3cc7cd986a227d5f889a635b90e9145.png

                        圖2 2020年度世界排行top8智庫官網近三個月平均估算瀏覽量
                        Figure 2 The average estimated page views of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world's top8 think tanks in the last three months in 2020注:查詢網站http://www.alexa.cn/traffic/,查詢時間2021年11月18日。


                        2fdda3cc7cd98d10a3214752f2b73f047aec906b.png

                        圖3 中國20家智庫英文官網近三個月估算瀏覽量
                        Figure 3 Estimated page views of official websites of 20Chinese think tanks in recent three months注:查詢網站為http://www.alexa.cn/traffic/,查詢時間為2021年11月18日。

                        本文對開設Twitter賬戶智庫的2021年更新情況進行了統計(見表3),較高頻率更新Twitter的只有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全球化智庫與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這三家智庫更新條目超過三百條,這說明中國智庫在國外社交平臺上的宣傳力度非常不足。2021年11月11日,本文對發推頻率較高智庫賬號的轉評贊數進行了統計,用9月份這些智庫的轉評贊獲得總數除以9月份的Twitter條數,得到了各家智庫平均每條Twitter獲得的轉評贊數。由于都是個位數,可以得知智庫與國外讀者的互動性也并不強。

                        表3 中國智庫2021年1-11月Twitter 更新情況數量及轉評贊數量統計
                        Table 3 Number of updated and recommended and liked by Chinese think tanks on Twitter from 2021 January to November

                        5bafa40f4bfbfbed2a4d1f5db778703cafc31f0a.png

                        注:表格由作者提供Twitter數據制作(截至2021年11月6日)。

                        為了更加直觀地評估中國智庫目前的國際合作能力,本文選取26家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2021年1-11月國際會議數量、是否聘請外籍專家、是否開設國際研究部門以及是否有英文成果進行了統計(見圖4)。其中,有將近70%的中國智庫在1-11月內召開國際會議的數量為10場以內,24%的中國智庫在1-11月內召開國際會議的數量為20~30場;55%的中國智庫并未聘請任何外籍專家;在是否開設研究部門及是否有英文成果這部分中,各智庫情況相近,僅有28%的中國智庫并未開設國際研究,以及24%的中國智庫未發表英文成果。

                        1c950a7b02087bf4b0f046b84c5bd02610dfcfd2.png

                        圖4 國際合作影響力
                        Figure 4 Influence of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注:圖片由作者根據各智庫官網數據制作。

                        近年來,國內智庫在國際交流合作方面也取得了顯著成果。2021年9月22日至23日,由上海社會科學院、德國艾伯特基金會共同主辦,上海社會科學院生態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承辦的“第六屆綠色發展論壇:中德通過大都會地區的區域一體化來實現可持續發展”研討會在上海召開。2021年10月15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與杜倫大學聯合舉辦了第三期主題為“氣候變化、極端事件和健康風險”的線上講座。由此可見,近年來,中國智庫“走出去”的步伐加快,通過與外國機構或國際組織等聯合辦會的方式,尋找共同議題,進行多方面的研究討論與思想碰撞,除了能夠提高自身的實力外,也是傳播中國學術界聲音,講好中國故事的重要方式。然而,大部分的中國智庫參加國際會議以及開展國際合作項目的數量屈指可數,并且智庫研究人員缺少多元文化背景,結構較為單一。而斯坦福國際咨詢研究所(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 International,SRI)在世界各地擁有400多個伙伴公司,外籍的研究人員占有相當大的比例;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的1500名會員來自53個國家,理事會成員由英、美、德等10國組成,該研究所還與世界上55家機構建立了合作研究關系[3]。由此可見,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仍處于初級階段。目前,中國智庫已經邁出了腳步,應繼續增加國際聯系,重視成果的國外輸出,努力增加國際人脈,使中國智庫國際合作之路能夠走得更加長遠、穩健。

                        3 中國智庫對外發聲能力的障礙評估

                        中國智庫經過數年的發展,隨著政策上的不斷強調,從技術能力上看,基本已具備較為基礎的對外發聲意識和條件。在對外傳播建設中,中國智庫逐漸做到專家“走出去”、與國際知名智庫合作、探索境外設置分支機構的道路[4]。本次統計中,70%以上的中國智庫已有英文官網(見圖1),也有70%以上的中國官網設置了全球議題(見圖5)。部分中國一流智庫也已搭建了國際新媒體矩陣[5]。然而,在對外發聲能力建設中,在意識觀念、人才機制、合作方式以及技術手段等四大核心要素下,中國智庫仍存在以下幾個方面的障礙。

                        3.1 中國智庫缺乏對外意識能力建設

                        3.1.1 對外發聲意愿較低 從發聲效率與觀感來看,雖然中國智庫的國際平臺建設已漸趨完備,但從對外發聲的頻率、規模和內容上來看,信息傳播工作的力度仍不足。當前,社交媒體已成為全球智庫對外發聲的主要渠道,全球影響力較大的10家智庫在國際主流新媒體平臺上基本做到了全平臺每日更新。由表3可知,在國內已具備一定影響力的一批中國特色新型智庫中,僅有4家智庫在2021年持續更新其Twitter賬號,而這4家智庫的Twitter賬號發布的內容,平均每條推文月均“轉、評、贊”均不超過個位數。由表2可知,擁有英文官網的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均未做到每日更新英文官網內容。因此,可明顯看出中國智庫在國際平臺對外發聲意愿偏低。

                        3.1.2 本土化建設不夠深入 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正積極地探索本地化建設,但本地化建設不夠深入。近年來,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正在蓬勃發展,不論是在規模拓展、人才引進,還是在咨政啟民、成果呈現上,都可圈可點。而在對外發聲中,本次統計中大部分中國智庫英文官網均在版式設計和內容推送上與其中文網站進行了差異化設計(見表2)。然而,不論是中國智庫的英文官方網站,還是其國際自媒體矩陣,大部分的對外發聲形式都以將中文成果、信息直接翻譯并發布為主,幾乎未根據國際輿論語境進行重新編譯和修改。在跨文化傳播中,若不對傳播內容進行符合外國受眾接受空間的“重塑”,僅將中文信息直接翻譯為英文進行傳播,會讓外國受眾在接受信息的過程中感受到無形的隔閡,從而使得其發布內容在跨文化傳播中最終變為“自說自話”[6]。尤其在當下,中國已成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重要的戰略克制對象,西方輿論早已對壓制中國進行了有組織的策劃,中國在國際輿論場上所承受的壓力已空前巨大[7]。只有針對西方輿論的痛點進行符合國際語境的對外發聲,才能獲得有效的信息傳達與輿論影響。

                        3.1.3 缺乏主動性與針對性 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缺乏“針對性反擊”與“主動性出擊”。面對西方輿論的圍追堵截,中國智庫極少有針對性地主動出擊或反擊。近年來,西方國家不斷地通過中國香港事件、新疆棉事件等做文章,在輿論上打壓中國的同時,又借機再次宣揚西式人權觀,力圖通過繼續宣揚“人權衛道士”來達成其意識形態霸權訴求[8]。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際,西方輿論為了擺脫“抗疫不力”的局面,以“溯源說”為由栽贓中國,并不斷抹黑中國抗疫成果,借此達到在輿論上壓制中國的目的。這些事件背后與西方智庫開始主動設置對華負面議題不無關系,如美國涉華研究逐漸呈現“新冷戰化”[9]。而中國智庫在西方輿論攻勢面前,盡管在學術成果與觀點輸出上有部分反擊之聲,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聯合太和智庫、海國圖智研究院發布的《美國第一?!美國抗疫真相報告》直斥美國“溯源說”[10],但是其他智庫總體發聲較為零散,缺乏統一的策劃與聚力,未在對外發聲上形成突圍合力[11]。而中國智庫在設置對外發聲的議題上,亦長期具有短板。中國智庫對外發聲的主動性與針對性亟須提升。

                        3.2 中國智庫缺乏對外人才制度改革

                        人才是智庫的核心競爭力,中國智庫要為人才的發展和知識創新提供培育土壤和有效的保障與激勵機制[12]。對外發聲,講好中國故事,既需要有國際視野的人才,也需要不同行業、不同專業方向的人才。

                        3.2.1 人才選拔制度 在跨國企業工作過或者有留學經歷的人,能夠較好地按照外國人的方式與其進行聯系、溝通,提高工作效率;在媒體工作過的人,深入了解宣傳與傳播的方式,能夠較好地把握輿論風向。這些均有利于提高智庫的對外發聲能力。在人才選拔制度上,不應只注重一個人的學歷、專業或者職稱等級。目前,中國的智庫人才選拔范圍過于局限,政府智庫與高校智庫大多數是從政府機關和高校進行定點招聘,這導致智庫的成員構成過于單一,智庫僅靠學術精英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具有研究能力強、國際交流素質高、與對外傳播認知深入的綜合型人才[13]。據美國學者塔里·特洛(Teri Troy)統計:1960年之前成立的具有代表性的智庫當中,53%的學者擁有博士學位;1960—1980年成立的智庫之中,23%的學者擁有博士學位;而1980年之后成立的智庫中,只有13%的學者有這樣高的學位[14]。這說明智庫人員并非要達到博士的學歷,過高的學歷門檻其實也會導致具有優秀外事能力的人才流失。例如,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提倡吸納各專業、各行業綜合能力強并有實踐經驗的人才,以此來壯大其團隊。

                        3.2.2 人才培養制度 美國大學的智庫非常重視人才的培養,為了提高研究人員的研究能力,一些高校智庫設立了專門的人才培訓部門,對人才進行定期培訓[15]。而我國還沒有形成完善的培訓機制,沒有對智庫人才從初級到高級的界定,也沒有系統的智庫人才對外交流培訓制度,這是因為我國并沒有智庫人才需要具有國際視野、外事能力的這個概念。如果沒有把智庫人才往這方面培養的意愿,那么我國智庫能參與對外發聲的人員就比較少。

                        3.2.3 人才激勵制度 中國政府以及高校智庫的主要資金來源是國家財政撥款,目前智庫的從業人員普遍待遇偏低,是否獲得激勵也是以發表的學術報告和學術成果界定,而在國際交流與合作中,是否提升我國國際話語權方面卻沒有明確的激勵制度。根據期望理論,激勵對象的努力程度是由期望值和效價共同決定的[15]。沒有對外發聲能力方面的激勵,我國智庫會在國際交流上更有惰性?,F在也出現了一些社會捐贈而形成的中國特色新型智庫,但沒有形成完善的捐贈機制。如果有豐厚的人事資金,那么智庫可以設立更多對員工的激勵機制,提高從業人員的工作積極性。與此同時,除了研究人員以外,現在智庫還有一些參與科研管理與建設類的行政人員,這些人員不是以研究工作為主,但也是國際傳播的主力軍之一,擁有優秀的管理能力與運營能力。對于智庫行業來說,需要注意這兩類主要人員在對外發聲激勵上的缺失。

                        3.3 中國智庫缺乏對外合作方式能力創新

                        智庫作為為國家社會各方面出謀劃策的公共研究機構,在社會系統中掌握著相當多的話語資源和話語能力[16]。2020年,中國智庫積極對標國家戰略,組織并圍繞“新冠肺炎疫情”“綠色發展”“中美關系”等全球重大議題開展討論,利用媒體進行對外主動發聲,積極參與全球治理。但從總體上看,當前我國智庫內向程度較高,“出不去”“不敢出去”“無處可去”的問題還比較突出[17],產生國際影響力的對外交流活動十分局限,中國智庫在國際舞臺的話語權不夠強,對外交流渠道與模式仍然不夠創新。

                        3.3.1 海外發聲資源有限 中國智庫由于與國際智庫的聯系尚不夠密切,因此受到國際論壇或全球研討邀請發言的機會十分局限,無法形成走出國門的國際組織力,就無法在國際社會有效敘事。此外,中國智庫缺少國際媒體配置資源,若缺少國際媒體人脈及資源,未曾接受過國際媒體的采訪,這就意味著國際傳播力度將十分有限,無法形成干預全球的話語塑造力。

                        3.3.2 外事報批手續繁瑣 邀請外籍知名專家及駐華使節交流參訪,也是對外發聲的重要途徑。而現今國際會議報批手續愈發煩瑣,使得境外智庫及國際交流機構會因此而避免參與較復雜的外事活動,國內智庫也會特別謹慎地對待與外國學術機構的聯系和交流。與外國使館、外國媒體或者外國智庫減少聯系后,我國智庫對外發聲的途徑也會變窄。

                        在“中國威脅論”以及疫情溯源的當前形勢下,如何抓住機遇進行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發聲、影響國外當局政府的行為、站在國際輿論斗爭的前沿,是衡量智庫是否有能力對外講好中國故事、發出中國聲音的一個重要指標。強化合作力度就是必不可少的途徑之一,中國智庫需要不斷拓展對外交流合作渠道,創新國際對外合作模式。

                        3.4 中國智庫缺乏對外數據技術管理

                        2018年8月,習近平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完善國際傳播工作格局,創新宣傳理念、創新運行機制,匯聚更多資源力量[18]?!敝泄仓醒朕k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總體目標中明確提出八項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基本標準,其中具有“功能完備的信息采集分析系統”是基本標準之一。智庫作為思想的產物,如何將不可量化的產品實現量化匯總分類,如何借助數據要素,抓取數據資源,實現數字化賦能,從而順應當前大數據時代下影響人類生活及思維模式下的重要中樞,是當前應當重視的層面。而中國智庫,在當前形勢下尚未達到數字化平臺管理的技術要求,主要體現在如下方面。

                        3.4.1 智庫數據共享程度有限 目前,具有國際知名度的中國智庫較少,且自身無法形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報告及成果。這說明中國智庫平臺的數據開放以及對外傳播程度偏低,國際學術資源開發能力以及成果資源配置能力弱,智庫無法實現成果數字化共享。

                        3.4.2 對智庫數據技術缺乏重視 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布的《2021 年數字經濟報告》,從參與數據驅動的數字經濟并從中受益的能力來看,美國和中國脫穎而出,全世界的超大規模數據中心有一半在中、美兩個國家[19]。然而,當前中國智庫的成果產出仍然停留在人工整合層面,并未實現將專家資源、話題資源與知識資源進行可視化應用以及機器深度統合等技術建設,從而未形成資源結構化智庫。

                        4 中國智庫對外發聲能力的建議

                        針對中國智庫對外發聲能力建設中意識觀念、人才機制、合作方式以及技術手段等四大要素方面的障礙,本文提出以下幾個方面的建議。

                        4.1 提升對外發聲意愿,對外發聲觀念需“轉守為攻”

                        近年來,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建設方面的投入可圈可點,中國智庫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具體表現為積極建設對外傳播平臺,積極參加和舉辦國際范圍內的智庫會議,積極招募對外傳播人才。在智庫數量上,中國智庫數量在短短一年時間內從2019 年的507家增長到2020年的1,413家,智庫數量上升至全球第二[20-21]。然而,受制于西方對國際輿論方向的長期統治以及中國智庫尚不成熟的對外發聲能力,中國的對外發聲之路仍較為艱難。雖然國際輿論環境處處制約著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但當下正逢“百年變局”,隨著中國在經濟上的崛起和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優秀表現,中國經濟和民生已在“抗疫”中率先復蘇。而傳統的西方強國不僅在遏制新冠病毒大流行上表現欠佳,而且還在遭受經濟、制度、人權等多方面問題的困擾,東、西方話語權逐漸呈現“東升西降”的態勢[22]。因此,現下正是奪回國際話語權的一大時機。

                        中國智庫要想奪回國際話語權:首先,要提升對外發聲意愿,以加強中國價值觀輸出為宗旨,以激活中國智庫對外傳播影響力為目的,進一步提高中國智庫在國際主流新媒體平臺上的發聲效率,提高內容傳播的頻率和速度,并且豐富對外傳播內容的形式,包括但不限于視頻、直播、語音等;其次,要對對外發聲的內容進行本地化處理,使得對外發聲符合國際語境,讓中國內涵以最小的損耗傳達到外部;最后,要在反華勢力對中國進行負面傳播時做出積極應對,以聯合姿態進行反擊,并針對反華勢力暴露出的制度缺陷、權力設置缺陷等問題,有針對性地設立議題,主動出擊,搶奪對外發聲空間。

                        4.2 改善對外發聲人才制度,對外發聲需與時俱進

                        無論是國家還是智庫本身,都需要解除人才選拔制度的過多約束、拓寬選拔渠道,從社會上挑選更多具有綜合工作能力的人才,并且可以吸納更多的留學人員參與智庫建設。據統計,海歸人員留學地區以北美、歐洲、澳洲、亞洲為主,在非洲、拉丁美洲等地區也有涉及。其中,在國際智庫比較集中的國家,如美國、英國、俄羅斯、德國、法國、日本等國家和地區的比重分別為30%、3%、1.4%、5.9%、6.5%、7.6%。在涉及文化、服務、經濟、管理、公共事業、政府管理、法律等學科和領域,許多海歸還呈現出跨學科特征[23]。這些人才可以根據其留學生活經驗,專注于不同地域的學術研究,包括國際關系的研究,從而提升中國的國際話語權。新聞媒體人員也是智庫人員矩陣的中堅力量,媒體人才擁有專業的宣傳技能,可以通過不同的包裝方式將智庫的思想和理念傳遞普及給社會大眾,在輿論制造與引導方面,能運用不同的媒介進行集中發聲,提高智庫的影響力。同時,本文認為也可以吸收外籍人才成為智庫的工作人員。美國名校大學生中,國際學生比例普遍達到10%以上,這些人才畢業后,憑借對母國的了解,有不少被智庫機構吸納,成為研究國際事務的專家[23]。擴充智庫國際人才的隊伍,可以增強我國智庫在國際舞臺的外宣力量。

                        完善智庫人才的培訓制度。智庫需要開放更多的大學生實習崗位,吸引有志于從事智庫事業的準畢業生參與實習。參考國外互聯網或者快速消費企業對職場新人組織的系統的培訓,并搭配導師指導的制度,培養其對外發聲的意識,使其學習溝通交流技巧,提升職場軟實力,包括溝通能力、談判能力、協調能力、外事社交禮儀等。多開展與其他國內智庫的人才經驗交流活動,學習總結在對外發聲上的成功案例。

                        建立完善的績效考核制度。智庫需要通過以下方式提高智庫從業人員的福祉。首先,通過合理的考評,對智庫從業人員的工作進行激勵與約束,調動其工作的積極性與創造性。其次,智庫仍需建議設置專門的獎金項目,獎勵在國際交流與合作方面有突出表現的人才。除了物質激勵,精神、職業發展等多個層面的激勵也是必要的,例如多層面滿足人才的上升需求,從而有利于人才積極地提升國家治理能力和全球治理現代化提供優質的決策咨詢服務[24]。

                        近年來,受西方國家霸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等因素的影響,我國面臨外部環境日益復雜的局面,中印關系、中東國家政局的變化對中國的國際關系造成了影響,時局的不確定性,使得全面、可信賴、深刻地研究中國智庫與國外機構間的協作可行性變得更加重要[25]。鼓勵智庫與駐華使館以及外國媒體進行友好交往活動,維護外交資源,能夠成為幫助中國發聲的有力平臺。本文建議增加使館參與的學術活動,定期舉辦與國外智庫的學術研討會,或者進行學術報告的合作撰寫活動,增強與國外學者的聯絡交流。智庫在舉辦發布會時,建議邀請更多的國外媒體,報道、傳播智庫的思想觀點,使國內智庫的聲音被世界上更多的人聽到。同時,鼓勵智庫積極開展外聯活動,拓寬智庫使用外網的權限,從而提高與外國機構溝通的速度與效率,也給使用國外社交平臺的智庫帶來了便利,能夠更加自發地對外發聲。

                        4.3 創新對外發聲合作模式,對外發聲需志存高遠

                        4.3.1 聚焦全球重大議題,強化國際間機構合作 近年來,受西方國家霸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等因素影響,我國面臨的外部環境日益復雜。因此,探索跨境合作研究模式,加強與國外智庫學者間的學術交流,定期舉辦學術研討會,或進行學術報告的合作撰寫活動都十分有必要。例如,2021年11月2日,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參加了由阿聯酋頂級智庫“阿聯酋阿布扎比趨勢研究所”(TRENDS Research &Advisory)與美國頂級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共同主辦的“變局的中東安全:建立可持續性的區域安全體系”主題會議。中東問題作為全球重大議題,是國際間智庫的合作討論切入點。在該會議上發聲,有利于增強智庫的傳播深度,在國際平臺上闡釋中國立場,講好中國故事。

                        4.3.2 強化國際開放廣度,加強對外發聲能力建設 中國智庫在對外發聲的道路上,需要不斷拓展國際合作渠道。建立健全海外人脈及媒體資源,日常維系與國際機構的駐華使館以及海外媒體駐華資源,利用該資源作為中國對外發聲的平臺。例如,2021年8月9日,由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太和智庫以及海國圖智研究院三家智庫共同承辦的《“美國真相”?!美國抗疫真相》研究報告發布會現場,由于三家智庫日常密切的國際聯系,9個國家的駐華使館代表,以及彭博社、南華早報等9家外國媒體到場聽會。該報告引起5億多的點擊閱讀量,中國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連續8天報道該報告的相關內容,甚至驚動美國白宮。在對外發聲能力方面,這場報告發布會以“驚動白宮”的影響力,創造了中國智庫對外發聲影響力的新高度。

                        因此,應鼓勵智庫開展外聯活動,學習借鑒國際智庫的方式,通過媒體配置以及國際組織資源,引導國際輿論,擴大中國智庫在國際社會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在國際學術交流活動中積極拓展國際人脈,不斷擴大知華、友華的國際輿論朋友圈,有效地對外發聲[26]。

                        4.4 加強平臺數字治理,對外發聲需“技術賦能”

                        隨著信息化、數據化的深入發展,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的機制與方式應該逐步實現理論創新與技術轉型。本文認為,專家資源、信息資源以及知識資源數字化包括專家資源數字化、話題資源數字化與知識資源數字化。中國智庫要注重應用現代信息技術助力信息資源建設,探索信息時代的數據驅動型創新研究模式[27],應當結合自身本有的傳播優勢,汲取國際知名智庫傳播經驗,全方位地整合對外發聲數據體系,從而推進中國智庫的數字化進程。

                        4.4.1 強化跨境數據共享理念 數據共享包括從人脈、熱點到成果的共享。中國智庫需要加強國際人脈方面的聯系、媒體熱點方面的抓取以及學科成果方面的產出,將這些方面在保證數據安全的前提下,進行合理的資源整合和配置,確保將分散的資源集中到智庫共享平臺,為智庫研究提供完整的資源中樞,更好地實現智庫數據智能化。

                        4.4.2 提高平臺數字化整合力度 中國智庫對于平臺資源整合的重視程度,不僅要體現在智庫自身的數字化建設上,而且要加強國際合作交流,吸取國際智庫數字治理經驗,優勢互補,從而將國際智庫成果進行標準化分類及標簽化,這樣有利于減少平臺資源浪費,促進中國智庫實現數字化高質量發展。

                        5 結語與展望

                        本文將中國智庫的對外發聲能力進行了評估與展望。首先,由于對外發聲能力無法量化,本文選取了國際傳播活躍度、國際議題參與度、國際合作影響力三大維度作為衡量指標,得出中國智庫當前存在的能力限制,即意識觀念、人才機制、合作方式以及技術手段等核心要素下的障礙。這四個部分既相互獨立又相互影響。其次,針對中國智庫對外發聲現存的四大障礙,本文提出提升意愿、改善人才制度、創新合作模式以及加強數字治理等四方面的展望。本文認為只有擁有國際化視野、設置全球性議程、吸納多元化人才、創新國際合作形式、加強智庫數字化轉型,才能更好地對外發聲、講好中國故事。在整個框架內容分析中,本文對比了國內外多家智庫,并從中找尋規律,論證整個框架的合理性。


                        參考文獻:

                        [1] 新華社.習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習并講話[EB/OL].(2021-06-01)[2021-11-11].http://www.gov.cn/xinwen/2021-06/01/content_5614684.htm.

                        [2] 王文.伐謀:中國智庫影響世界之道[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22-24.

                        [3] 李國強,李初.加快中國智庫國際化建設是一項重要而緊迫的任務[J].智庫理論與實踐,2021,6(2):2-7,32.

                        [4] 胡鍵.中國智庫的對外傳播研究[J].現代傳播(中國傳媒大學學報),2018,40(5):21-26.

                        [5] 莊雪嬌.論中國智庫的國際傳播新媒體矩陣:現狀與未來[J].智庫理論與實踐,2021,6(2):24-32.

                        [6] 段龍江.我國跨文化傳播的困境與優化路徑[J].人民論壇,2021(14):98-100.

                        [7] 王文,劉典.中美博弈與中國復興:基于兩國實力消長的視角[J].東北亞論壇,2019,28(2):47-64,128.

                        [8] 王黎.美國“人權”外交幕后的霸權追求[J].人民論壇·學術前沿,2020(3):44-49,87.

                        [9] 宋鷺,孫巧鈴,李欣潔.美國智庫涉華研究的“新冷戰化”趨勢[J].現代國際關系,2021(4):53-59,9.

                        [10] 王文.如何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智庫報告?:《“美國第一”?!美國抗疫真相》報告的案例分析與經驗總結[J].智庫理論與實踐,2021,6(5):1-7.

                        [11] 王文.調動“百萬大軍”:論中國智庫對外傳播的進展、困境與政策建議[J].智庫理論與實踐,2021,6(1):12-21.

                        [12] 王莉麗.智庫公共外交:概念、功能、機制與模式[J].中國人民大學學報,2019,33(2):97-105.

                        [13] 王文.打造有國際影響力的中國智庫品牌[J].對外傳播,2014(5):33-34.

                        [14] TROY T.Devaluing the think tank[J].National Affairs,2012(10):75-90.

                        [15] 左崇良.中美高校智庫管理運行機制的比較[J].中國高??萍?2020(11):55-59.

                        [16] STONE DIANE.Think tank across nations:The new networks of knowledge[J].NIRA Review,2000(1):34-39.

                        [17] 周湘智.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現代運行機制的構建[J].河南社會科學,2017,25(3):22-28.

                        [18] 新華社.習近平:舉旗幟聚民心育新人興文化展形象 更好完成新形勢下宣傳思想工作使命任務[EB/OL].[2021-11-18].https://www.ccps.gov.cn/zl/xxzyjhjszl/201812/t20181209_114782.shtml.

                        [19] UNCTAD.2021 年數字經濟報告概述[EB/OL].(2021-07-05)[2021-11-11].https://unctad.org/system/files/official-document/der2021_overview_ch.pdf.

                        [20] MCGANN J G.“2019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 TTCSP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s.17[EB/OL].(2020-01-28)[2021-11-11].https://repository.upenn.edu/think_tanks/17/.

                        [21] MCGANN J G.“2020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 TTCSP global go to think tank index reports.18[EB/OL].(2021-01-27)[2021-11-11].https://repository.upenn.edu/think_tanks/18.

                        [22] 王文.中國重塑全球話語的重大變革與觀念提升[J].人民論壇,2021(29):20-23.

                        [23] 陳赟暢,黃衛東.協同視角下海歸人員對智庫國際影響力提升作用的研究[J].科技進步與對策,2015,32(16):139-143.

                        [24] 易文波,成志剛.新型智庫績效考評機制建設難點及路徑選擇:基于激勵約束并重視角[J].湘潭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44(3):56-60.

                        [25] 白曉光.黑龍江省與俄智庫合作的現狀及發展路徑研究[J].邊疆經濟與文化,2020(10):7-9.

                        [26] 智庫研究中心.中國智庫報告(2020—2021)[R].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研究中心,2021:66.

                        [27] 彭洲紅,陳霏,李剛.新型智庫信息能力要素與建設路徑[J].智庫理論與實踐,2021,6(3):1-9.


                        (編輯: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