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研究

                        趙豪邁:數字化推動智庫協同創新

                        時間:2022-07-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趙豪邁

                        智庫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程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加強智庫能力建設是進一步發揮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重要作用的必然要求,其中,數字化能力建設是新型智庫能力建設的一大關鍵領域。圍繞智庫數字化能力建設開展協同創新,有利于形成智庫的新優勢。

                          數字化能力有待加強

                          提升數字化能力是國家對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殷切期望。我國當前面臨的復雜性和動態性問題,導致決策難度加大,對智庫的數據綜合處理、信息鑒別和情報分析等能力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是研究力量分散,缺乏協同攻關優勢。面對社會發展、改革深化以及國際局面的復雜化,決策的難度、復雜程度和系統程度大大加強。智庫和研究機構之間缺乏互動和協同,缺乏數據支持,將會導致信息資源獲取困難,使智庫研究理論性強而實用性較差。二是缺少跨學科、跨領域、跨機構的密切合作。特別是在大議題、大工程研究方面,由于沒有建立起完善的專家檔案信息庫并有效利用專業間的協作,難以實現智庫之間更為廣泛的交流與合作。三是缺乏“內聯外引”的動力和機制。數據信息管理方面,缺乏支持數據整合與共享的信息服務平臺,以及數據處理能力,制約了智庫政策研究的信度和效度。四是新型智庫能力建設不足。當前智庫仍然存在研究基礎較為薄弱、研究深度不足、研究針對性不強等問題。思想應走在行動之前。我國當前面臨的國內外復雜環境迫切需要健全中國特色的決策支撐體系,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以智庫研究支撐政府科學決策,以科學決策引領國家科技發展。

                          智庫作為公共政策的研究分析和參與機構,其主要作用是為決策者提供準確、及時、全面的支持信息,支持信息的范圍、數量、質量、內容、形式等都將影響到決策的效果。因此,擁有完善的信息支持機制是智庫產生高質量決策支持成果的重要保障。要補足我國智庫建設目前存在的短板,亟須突破各類智庫之間、智庫與政府機構之間的壁壘,整合各方機構的資源優勢和服務能力,形成智庫決策咨詢研究的“集群效應”。此外,在大數據時代,許多問題需要進行合作研究,單個智庫難以獲得全面、準確的信息,自然難以得出科學的決策支持成果,無法高質量滿足用戶需求。因此,實踐要求黨政軍智庫、高校智庫和民間智庫協同,同時加強智庫與政府、企業、圖書情報機構、社會中介組織的合作,在形成各自特色和優勢的同時共同圍繞重大課題開展政策研究。構建數據驅動下的智庫協同創新服務模式,能夠在智能數據流的基礎上發揮智庫集體智慧,促進智庫內部的高參與和外部的廣探索,構建智庫研究的一體化流程,減少溝通障礙。

                          發揮協同創新作用

                          快速、準確獲取信息是智庫建設的立身之本,協同創新是智庫為支持決策提供信息保障的重要途徑。協同創新有利于開展知識思想、專業技能分享,克服單一機構在知識結構上的缺陷,提高智庫整體決策咨詢服務的科學性和有效性。具體而言,圍繞智庫數字化能力建設開展協同創新,有利于新型智庫在以下方面形成優勢。

                          一是有利于有效解決智庫信息情報與需求脫節的問題。隨著大數據時代的到來,大數據情報思維與情報技術不斷融入智庫信息情報研究之中,改變了智庫情報服務的內容與形式。在大數據背景下,建設以數據資源為驅動的智庫決策支持系統,能使智庫情報信息服務更加高效便捷。這樣不僅讓智庫能夠獲得共享及時、有價值的大數據資源,而且能夠形成更加全面的智庫協同創新服務體系?,F階段,我國新型智庫情報信息服務能力參差不齊,在大數據資源的利用上不能做到互惠互利,需要智庫、政府和企業共同開發利用大數據資源,相互支持、揚長避短、互相促進,推動智庫情報信息服務良性發展,同時最大化地利用情報資源,這是實現新型智庫情報信息資源優化配置的必然要求。

                          二是有利于構建新型智庫協同創新情報服務體系。智庫要想持續輸出高質量的思想產品,就需要充分利用內外部各種信息資源,實現對數據資源的深度開發與利用,以滿足政府和社會用戶日益增長的需求,提高智庫的整體服務能力。智庫情報信息服務是智庫建設的重要一環,是智庫研究成果迅速進入決策視野的重要保障。在協同創新的環境下,智庫的資源要素實現了有效匯聚,形成了優勢互補、全面合作的智庫情報服務形式,既可以避免“單向性、零散性”的智庫情報研究,也有利于形成智庫群體的重大議題設計能力。同時,協同創新能夠更好地促進新型智庫情報服務能力建設,實現智庫信息保障服務戰略和戰術操作層面的整合與協調,對于促進新型智庫數據儲備、信息交流、情報共享、知識創新,產出形式各異的情報服務或產品有著積極意義。因此,無論是從國家戰略層面,還是從智庫發展層面考慮,構建與新型智庫建設相適應的智庫協同創新情報服務體系尤為重要。

                          三是有利于實現工程化思維下的智庫情報服務模式。智庫要凝聚思想智慧,必須實現顯性知識與隱性知識的融合。目前很多國內智庫由于資源缺乏、平臺缺失等因素,在對議題的宏觀把握上“目光褊狹”,容易“紙上談兵”。因此,實現智庫要素與系統內外的整合,打破學科和機構壁壘,轉變智庫知識的闡釋與表現方式,確保智庫情報服務協同作業尤為必要。在此背景下,協同化的情報工程應運而生。據相關數據統計,目前已經有7%左右的知識服務機構進入情報工程化階段,即情報工作的規范化、自動化和系統化。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智庫需要做出快速滿足決策者的情報產品,這依賴于情報信息資源保障體系的支撐。同時,智庫情報機能的有效發揮還需要強大的技術手段與方法,尤其是要利用各類數據處理工具提供的分析能力。另外,智庫作為“思想輸出”的重要平臺,吸納了不同背景、學科、領域的專家學者,而高水平的專家能提出有深度、有價值的意見建議,這是智庫情報服務的基本保障。在情報工程化思維下,智庫協同創新有利于形成“事實型數據+工具方法+專家智慧”的集成情報服務模式,實現智庫決策支持信息協同創新,推動智庫情報信息服務工作形成新的研究范式。因此,工程化思維下的智庫情報服務模式是大勢所趨。

                          四是有利于構建以大數據為特征的智庫數字化能力體系。大數據時代,人們面臨的最大問題不再是信息匱乏,而是如何從海量信息中發現、提取有價值的數據信息為己所用。大數據技術作為一種新技術和新架構,能夠對繁雜的海量數據進行高效的發現、捕捉、分析,從中挖掘數據的價值。隨著近年來大數據處理系統、基礎支持平臺以及并行化的機器學習和數據挖掘算法等處理分析技術的迅速發展,大數據技術已被廣泛應用于不同的行業和領域。對新型智庫而言,若不能及時轉變傳統的信息采集策略,將無法適應新的數字化環境,進而影響智庫政策研究的產出效率。智庫要想應對大數據環境下面臨的挑戰,應將工程化思維、規范化流程設計、處理自動化、功能集成化等工程學要素融于智庫信息保障能力之中,進而形成新型智庫的決策支持能力體系。當前,我國智庫協同創新的數字化保障能力不足,與國際知名智庫還有較大差距,智庫的信息資源建設、信息服務策略有待提高。我國智庫數字化支持能力應向集成化、標準化、協同化、流程化方向發展,強力構建新型智庫數字化能力系統。

                          綜上所述,我國新型智庫建設有必要在協同創新視野下構建數字化能力體系,促使智庫知識生產更加專業化和規范化。這對有效提升新型智庫的服務效率、滿足政府日益增加的智庫決策支持需求,將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

                         ?。ū疚南店兾魇∩缈苹痦椖俊瓣兾魍七M高校新型智庫數字化建設研究”(2021N003)、陜西省哲學社會科學重大理論與現實問題研究項目“高校新型智庫信息化建設研究”(2021ND0068)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宏兾鲙煼洞髮W國家安全學院)

                        (編輯: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