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研究

                        汪萬發:國際環境智庫的發展經驗探討

                        時間:2022-07-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汪萬發

                        環境智庫同全球氣候與環境治理的聯系日益密切,已經成為該領域治理的重要主體。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研究項目”(TTCSP)編寫的《全球智庫報告2020》顯示,全球近100家環境智庫被納入國際一流環境智庫排名表。其中,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環境研究院、德國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世界資源研究所、美國氣候與能源解決方案中心、德國伍珀塔爾氣候環境和能源研究所、丹麥哥本哈根共識中心等國際一流環境智庫,位列排名表的第一梯隊。以斯德哥爾摩國際環境研究院為代表的環境智庫專業性、紐帶性強,在全球氣候、環境危機背景下正在彰顯思想創新、決策支持和公共產品供給等多重價值。國際一流環境智庫的發展有四條經驗值得重視。

                          一是善于以全球環境治理進程的重大事件為契機,提升智庫的國際道義地位。斯德哥爾摩國際環境研究院的名稱和使命源于1972年在斯德哥爾摩召開的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該會議通過了開創人類環境保護事業新紀元的《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宣言》。1991年成立的挪威發展與環境中心是為了響應布倫特蘭委員會(Brundtland Commission)1987年發布的《我們共同的未來》(Our Common Future)報告,該報告首次提出了可持續發展的概念與定義,成為全球可持續發展進程的一座里程碑。挪威發展與環境中心致力于通過可持續發展的學術研究和國際合作,更好發揮智庫在推進國家與全球可持續發展方面的支撐作用。在1988年聯合國大會上,加拿大宣布計劃“建立一個在國際上促進環境可持續發展概念的中心”,并將其作為加拿大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UNCED)籌備工作的一部分,隨后國際可持續發展研究院正式成立。諸多國際環境智庫善于借助全球環境治理進程中的重大事件,塑造環境使命意識,打造智庫品牌形象,在國際輿論、影響、道義等層面占據重要地位,并日益獲得與其自身追求相符合或超越其自身實力的國際地位。

                          二是推進人才高地、科學研究、政策影響、國際合作等方面協同化發展,塑造智庫的綜合能力。國際一流環境智庫日益呈現人才高地、科學研究、政策影響、國際合作等多位一體的全面發展趨向,集多元身份于一體,成為復合型環境問題研究、咨詢和行動機構。人才聚集是環境的智庫發展與治理優勢的典型要素,從環境智庫的領導層面來看,很多著名環境智庫的領導不僅是優秀的管理人才,也是全球知名專家和活動家。例如,德國氣候變化問題專家、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所長奧特馬爾·埃登霍費爾(Ottmar Edenhofer)長期擔任德國政府氣候政策顧問,并擔任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第三工作組聯席主席,他領導撰寫的氣候評估報告為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提供了重要科學依據。世界觀察研究所發布的《世界狀況》(State of the World)報告,是全球環境治理研究、決策和行動的重要參考。環境智庫和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或利益相關者建立了廣泛的合作伙伴關系,對未來全球環境和發展的關鍵性挑戰有充分的認知,致力于影響地方、國家、地區以及全球的環境與發展政策的理念和行動。例如,英國智庫第三代環境保護主義在政府、科學、媒體、公共利益等多領域與志同道合的伙伴密切合作,加大交叉學科和跨學科的合作力度,正在形成圍繞智庫發展的生態體系,積極塑造智庫的綜合能力。

                          三是聚力打造高質量研究、刊物、會議和環境獎項等智庫產品,鍛造治理功能,提升環境智庫的國際社會地位。《地球談判公報》(ENB)是加拿大國際可持續發展研究院的旗艦刊物,已成為獨立記錄多邊環境協議決策過程的高質量、權威媒介,是全球環境治理思想的“孵化器”。波茨坦氣候影響研究所自2007年起,發起并主辦了兩年一次的關于全球可持續發展的諾貝爾獎獲得者研討會,成為全球可持續發展問題領域的思想、議題和政策策源地。智庫參與設立國際環境獎項也是提升智庫國際品牌度的重要手段。氣候領袖獎(Climate Leadership Awards)是氣候與能源解決方案中心同美國國家環境保護署、美國氣候注冊署聯合授予的全球知名環境獎項,旨在表彰為環境和可持續發展作出突出貢獻的個人與組織。此外,世界資源研究所羅斯可持續城市獎(Ross Prize for Cities)等國際環境獎項也通過在全球范圍內評選,宣傳值得推廣的應對環境問題的經驗,提高公眾環境意識,受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

                          四是深度參與全球環境治理和國際合作,注重發揮環境智庫的國際牽頭作用。在近年來的聯合國環境大會、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世界自然保護大會等重大國際多邊合作場合,都可以看到國際一流環境智庫作為重要的利益相關方和多元治理主體之一,雄心勃勃地扮演富有創造性的引領者角色,深度參與全球環境治理和國際合作。在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籌備和召開期間,諸多環境智庫通過科學及政策研究支持、議程設置與輿論傳播、國際交流與合作等方面影響全球氣候治理進程。例如,德國觀察組織、德國新氣候研究所和國際氣候行動網絡聯合發布《2021年氣候變化績效指數》(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 2021)年度報告,采用不斷興起的指數治理與全球排名方式,比較各經濟體應對氣候變化的雄心和行動力度,致力于提高國際氣候治理的透明度、客觀性。在國際環境治理進程中發揮牽頭作用,有助于形成智庫領導力與對外合作能力的良性互動,也是諸多國際環境智庫的重要發展經驗。比如,德國生態研究所有著多年國內和歐洲研究項目協調管理經驗,在歐盟、德國資助的諸多研究項目、環境治理工程中均發揮著牽頭作用,其國際地位與影響力持續提升。

                          然而,國際環境智庫在發展過程中也產生了諸多問題,特別是西方環境智庫利用其強勢主導地位,長期以自身為標準定義和影響全球環境治理,導致西方話語體系一家獨大,忽視了非西方的治理經驗和方案。在西方國家黨派政治、資本資助的背景下,部分國際環境智庫的獨立性、科學性和道義性根基受到較大侵蝕,對全球環境治理進程中的責任擔當、實際貢獻與治理能力下降。此外,隨著國際環境智庫的政治屬性不斷強化,各個大國對環境智庫的建設持續深化,特別是碳中和正在牽動國際社會的系統性綠色轉型,環境智庫的發展既面臨前所未有的機遇,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其與大國領導力、國際話語權、全球環境治理等議題的關系更趨復雜化。

                          隨著中國設定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目標,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再加上國家發布《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中國環境智庫建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可以從以下方面著手實現跨越式發展。第一,以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引領,在創新與變革中發展。第二,加強環境智庫能力建設,加強智庫間的合作與競爭,深化智庫外部關系,不斷拓展全球合作范圍,服務國家參與全球環境治理的話語競爭、規則建構和議題治理,努力成為中國理念和中國方案的重要宣介者、推動者和踐行者。第三,聚焦應對重大氣候、環境問題,針對中國主場舉辦的重大多邊環境和氣候會議、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綠色“一帶一路”、全球生態文明建設和后疫情時代綠色復蘇等重大事務,在理論與實踐的雙重框架下發力,為應對全球環境治理長期存在的領導力赤字、制度碎片化和能力不足等問題貢獻中國智慧。

                         ?。ū疚南祰疑缈苹鹬卮笱芯繉m棥巴苿泳G色‘一帶一路’建設研究”(18VDL009)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褐袊嗣翊髮W國際關系學院、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一帶一路”研究中心)


                        (編輯:管理員003)
                        一代女皇一级毛片国语